孤星寒月

  位于中原大地的长江以南,是个人杰地灵、山清水秀的地方,江湖门派众多。尤其是位于江南洛水城的天凌山庄,近些年来声名鹊起,庄主叶天诚,年轻有为、天资卓绝,不到三十五岁便已将祖传的七星拳练至第七层,达到了顶尖高手的行列,武林中罕有敌手。而十一年前迎娶了江南第一美人,天山剑派的大师姐赵青青,更是轰动江南武林,羡煞一众青年俊杰。只是碍于叶天诚绝强的实力,倒也无人敢去上门惹事。  百年前正魔大战,魔道被正道压制后,江湖上早已难见魔道踪迹,除了正道各派偶尔的内斗外,江湖已风平浪静很长时间。然而就在三个月前,武林中似乎发现了魔道踪迹,却并未引起正道各派的重视。直到两天前,号称江南最强门派之一的无影门被一夜灭门后,各派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难道传说中的魔门又要卷土重来了?  此刻在天凌山庄内院,叶天诚急切的拉着一男一女两个孩童,快步走向后院。男孩名叫韩萧,刚满十二岁,是叶天诚从小收养的义子。女孩名叫叶沐雪,年仅十岁,却已出落的异常标致,长大后必然是个十足的美人吧。  「萧儿,你带着小雪快从后院密道中离开!」  「义父,您这么厉害还打不过他们吗?」在男孩的心中,眼前的义父是近乎无敌的存在,为何会如此急迫的送他们离开,男孩充满不解。  「这次魔道高手尽出,我们准备不足,恐怕难以善了。你向来稳重懂事,义父将小雪交给你照顾,可以做到吗?」  「义父放心,萧儿一定会照顾好小雪,用生命守护小雪」看着男孩一脸坚毅的回答,叶天诚愁容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丝欣慰。  随即慈祥的看向女孩,蹲下身子后抚摸着女孩稚嫩的脸颊:「小雪,从现在起,要听韩萧哥哥的话,明白吗?」  女孩眼中微微泛着泪光,却也坚定的点了点头:「嗯,爹爹放心,雪儿不任性了,会听哥哥的话,您和母亲一定要来找我们。」  叶天诚淡淡一笑:「爹娘会来找你们的,现在时间紧迫,你们快些离开,一直往前走,走出山庄,越远越好。」将两个孩子送入密室后,看着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男子脸上露出决绝的表情,果断将铁门关闭后,一拳摧毁密室的铁门开关,随即转身朝前院快速冲去……   此时的山庄前院已被魔道攻陷了大半,一身淡绿色长衫的赵青青与一个黑衣人的交战中略占上风,叶天诚紧绷着的心弦稍稍放松,深知夫人的天山剑法已经练至第六层,黑衣人绝不是她的对手,虽然如此,他还是决定先帮夫人解决掉黑衣人。  就在叶天诚准备出手时,左右及后方猛然冲出三个黑衣人,两刀一剑同时向他袭来,直取命门。情急之下叶天诚避无可避,双手结拳,左右两拳互击,顿时拳风四射,一招便将三个黑衣人击退,三人嘴角皆流出一丝鲜血。叶天诚想要乘胜攻击,突然觉察到头顶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黑衣紫袍的蒙面人从天而落,掌心朝下向他攻来,攻势之强远超之前那三个黑衣人。当即不敢大意,运足内力后,猛然朝上轰出两拳回击,拳风有雷电之势,所过之处伴随着一阵阵风哮电闪。拳掌之势还未触及便已发出剧烈的碰撞声,一阵阵强大的气劲冲向四周,院落里的建筑物损毁了大半,所有内功较差之人都纷纷避让,躲到远处。片刻后余波消散,叶天诚与那已然落地的蒙面人双拳双掌各自都在微微颤抖,显然都不轻松。  「哈哈哈……都说叶庄主是当世豪杰,七星拳更是霸道威猛,今日一见果然不虚。」蒙面人大笑着说道。  「这些年正魔双方一直相安无事,你到底何人,为何要攻打我山庄?」  叶天诚此刻心中甚是震惊,刚才短暂的交手便已察觉到蒙面人的内功之强当世罕见,不弱于他,而那四个黑衣人也都是武功高强之辈,放在江湖上皆是一流高手。若只有此四个黑衣人,叶天诚倒还是有些把握的,只是眼下出现这么一位不弱于自己的蒙面人,而山庄内只有他和夫人有实力与这几人对抗,其余之人都是武功平平,且已死伤大半,心中不免多了几分担忧。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叶庄主怎么选择?」蒙面人不以为然的说道。  「恕在下愚钝,不知道阁下何意?」叶天诚想尽量拖延一点时间,期盼着能有武林同道赶来相助,可惜距离天凌山庄最近的无影门两天前已经被灭,其它门派最快也要一天时间才能赶到,心知希望渺茫。  「交出玄阴珠可保天凌山庄平安,否则屠灭山庄。听闻尊夫人貌美如花,乃是江南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不其然,虽已三十有余,却也风韵犹存,轻易死去的话就算你答应,我这几个手下也未必会答应呢,叶庄主可要考虑清楚。」听到蒙面人此言,魔道众人目露淫光,发出阵阵淫笑。  「我不知道什么是玄阴珠,从未听说过,天凌山庄也无此物,你们应该是找错地方问错人了。」  叶天诚见魔门众人出言侮辱爱妻,心中甚是恼怒,紧握双拳,发出嘎嘎嘎的响声,只是敌强我弱,硬是强忍着未出手。赵青青听后也是一脸羞愤,作为天山剑派的大师姐,自小天赋出众,受到一众师弟师妹的爱戴和尊敬,行走江湖后更是获得了江南第一美人的称号,追求者络绎不绝,在同辈中犹如众星捧月,嫁给叶天诚后,同样是受到丈夫的极尽疼爱,从未受过如此羞辱。  「看来叶庄主是拒绝了敬酒,那只能吃罚酒了。」随即侧头看了一眼四个黑衣人后,率先出手攻向叶天诚。  黑衣人心领神会,四人围成一圈将赵青青刚困在其中。叶天诚刚与蒙面人交上手就发现了夫人的困境,正要去解救,无奈蒙面人一直攻击他,不得不全力应对。片刻间两人已交手数十招,谁也奈何不了谁。叶天诚心中甚是著急,赵青青虽然也是闻名武林的女侠,武功自然不弱,但对面四人的围攻,恐怕撑不了多久。  「啊……夫君!」赵青青终是不敌四人的联合围攻,长剑落地,已不省人事。  叶天诚见状再也顾不得蒙面人的攻击,奋力回击后,转身便要前去解救。蒙面人乘着叶天诚方寸大乱之际,从背后点住了叶天诚的穴道,再也难以动弹。  「叶天诚,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问你一遍,玄阴珠在哪?」蒙面人一边抓住叶天诚的衣口一边问道。  「放了我夫人,待她离开后,我便带你们去取玄阴珠。」  「你当我傻吗?叶天诚,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哼!」蒙面人说完后也不再理会叶天诚,而是朝着赵青青走去。  赵青青昏迷不醒无力的低垂着玉首,被一黑衣人从身后架起以防倒地。只是这黑衣人的手臂从赵青青腋下穿过后,双手竟直接攀在了美人饱满的胸部上。见蒙面人走过来,这双手才往后缩了缩,安分了一些。  蒙面人手指托起赵青青的下巴,看着美人玉颜缓缓抬起,正想要亲吻上美人的樱唇,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蒙着面,心中甚是不爽。随即改变目标,脱掉赵青青的上衣,露出薄薄的白色里衣,白衣内的黄色肚兜若隐若现。蒙面人一把将赵青青拉入自己的怀中,一只手沿着美人那柔美白皙的玉颈曲线,向下抚摸,片刻后就摸到了胸前那团饱满的嫩肉,以及顶端那颗柔软的凸点。  或许是敏感所在,当手指与胸前肌肤轻微触碰时,竟传来强烈的酥麻感,即便赵青青处于昏睡中,也发出了两声轻微的呻吟。蒙面人觉察后,故意凑近到美人耳边道:「夫人,怎样?是不是酥酥麻麻的,非常的舒服呢?呵呵…」话刚说完,赵青青竟然轻轻的「嗯」了一声,似乎是在回应着他。  那只手继续不规矩的在胸前作乱,白色的里衣被挤入的大手凌乱的掀开,映入眼前的是浅黄色的肚兜上缘,顺着挺耸的曲线,握住了那软棉的乳峰,轻轻揉搓着。  似乎觉得不过瘾,蒙面人伸出另一只手将白色里衣彻底敞开,扯掉胸前淡黄色肚兜。随着最后一块遮羞布的滑落,赵青青胸前已经一览无余。这对令无数武林人士魂牵梦绕的雪白双峰就这样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顶端那两颗殷红的乳尖伴随着双峰的抖动不断的跳跃着。  那双恶手一改之前的温柔,突然紧握住丰满乳球使劲揉捏,原本圆润的乳球不断变换成各种诱人的形状,时而用手指捏住乳尖挑逗亵玩。  倍增的酥麻触感,忠实的传达到赵青青的脑中,随着蒙面人的揉弄抚玩,赵青青的乳尖正不受控制的硬起,原本模糊的呻吟,也变的越来越清晰。  魔门众人看着香艳的画面一个个口干舌燥,裤裆挺翘,却又不敢打搅到蒙面人的兴致。  叶天诚此刻紧闭双眼,自从爱妻胸前淡黄色肚兜滑落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看不下去了,尽管内心怒火中烧,怎奈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妻子被人凌辱亵玩,被魔门众人肆意观赏。他只好无奈闭眼,并暗暗运功试图冲破穴道。  被肆意亵玩的双峰不仅刺激到了赵青青,也令蒙面人性欲大起。将赵青青摆成跪下的姿势,双峰的高度刚好处于蒙面人裆部位置。脱下半截裤子后,掏出已经膨胀到极限的肉棒,迫不及待的放到丰满的双乳中间。蒙面人双手用力挤压着赵青青的乳球,紧紧夹着胯下的肉棒,乳球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感强烈的刺激着,令蒙面人舒爽不已。  肉棒不断在双乳间穿插,上下抽动。昏睡中的赵青青低垂玉首,伴随着胸口的撞击不住的点头,红唇一次次轻吻到那根从双乳中穿插而出的肉棒顶端,好几次用力过猛,肉棒直插入美人的玉口之中,迫使赵青青轻启丹唇,似乎是在主动口侍肉棒。  在双乳间连续抽插数百次后,蒙面人蓦然身体紧绷,动作骤然变慢,接着肉棒快速离开双峰,对准美人微张着的丹唇用力一挺,没有任何障碍的插入到美人玉口之中,同时一只大手扶在赵青青的脑后用力往自己的胯部按压。肉棒在美人的香喉内不断的抖动着,一阵阵男人的精液喷射而出,通过喉咙直达美人的肠胃。  爽完之后,蒙面人也不急着拔出肉棒,先侧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叶天诚,见他双眼紧闭,甚是可怜又可笑,嘲弄道:「叶庄主,好福气,尊夫人真不愧为江南第一美人,瞧这对奶子这张小嘴,真是妙不可言啊,你不睁眼看看嘛?哈哈哈……哦,对了,作为正牌夫君的你,恐怕还没尝过夫人的深喉功吧,可惜被我这个外人拔得头筹了,可惜啊,可惜,哈哈哈……」  「啊!!魔门畜生,放开我夫人!」叶天诚听后,再也难以忍受,怒吼道。  「叶大侠别急嘛,待我调教好尊夫人后,自然会还给你一个更风骚的夫人,到时候你可能还会感谢我呢。」见叶天诚还不肯主动透露玄阴珠的下落,蒙面人也不再理会他,继续玩弄起赵青青。  射完精液后的肉棒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依旧怒挺在美人的玉口之中。蒙面人意犹未尽,继续在玉口和香喉之间来回抽插,昏睡中的赵青青无意识的吞咽着夹杂精液的唾液,给蒙面人带来吸吮的异常快感。  也许是肉棒太过粗壮,抽插片刻后,赵青青轻咳了几声,似乎有转醒的迹象。蒙面人觉察后,阴恻一笑,离开了美人的玉口,将赵青青放平在地上。腰间的丝带已经解开,美人身上的衣物凌乱的敞开着,裙摆停留在腰间,女人最私密的蜜穴完全展露在眼前,黑色的阴毛晶莹发光,那是女人动情后流出的蜜汁玉液所散发出的光芒。  「唔…唔…唔…」  肉棒撞入花径之时,赵青青玉唇微张,吐气如岚,发出动人的呻吟。  随着不断的抽插,赵青青细嫩的玉腿无意识的绕过蒙面人的腰间盘起交叉着,青葱般的脚指向内紧扣,脚板打直绷紧,脚踝交叉着向蒙面人的后腰用力束紧。  美人臻首轻摆,喘息粗重,红晕满颊,不受控的欲念竟如洪水般的凶猛迅捷,势若奔雷。扭腰摆臀,抬胸挺乳,仿佛在暗示着男人享用她那娇嫩的双乳。  伴随着一声声的娇喘,赵青青玉体颤抖着,竟是泄身得如此之快。  「啊……夫君,用力……青儿好舒服。」剧烈的快感下,赵青青已渐渐转醒,半昏半醒中,竟把蒙面人当成了叶天诚。  「是不是很舒服,还想要呢,夫人。嘿嘿……」蒙面人故意放慢抽插速度,凑近赵青青耳旁,淫声问道。  「嗯……青儿……好舒服,好想继续……别停下来。」赵青青急促的回应。  「那请夫人告诉我,是不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舒服呢?我的夫人。」  「舒服,这次最舒服……亲爱的夫君,求你快些肏我,青儿好想要。」由于身体本能的刺激,赵青青迷迷糊糊的回应着,只求匍匐在身上『夫君』能够加快抽插。  「若是别的男人呢,还可以肏夫人吗?」  「只要能让青儿舒服就行,唔……别的男人也没……啊!别的男人??」  赵青青与叶天诚十一年来都极为恩爱,心中早已容不下其他男人,哪怕是在无意中的动情,想到的也是最爱的夫君。听到别的男人肏她时,内心产生强烈的抵触,彻底清醒了过来。只是清醒后的现状是残酷的。  「啊!!」  赵青青见趴在她胸前的男人不是夫君后,一把往上推开蒙面人。觉察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散乱,双峰暴露在外,再回想起方才梦境般的淫荡经历,羞愧难当。急忙抓住旁边散乱的衣物,遮盖住暴露在外双峰。  「狗贼,我跟你拼了!」  赵青青羞愤不已,当即拍出一掌攻向眼前的男人。蒙面人见后,却也不慌张,只是腰部用力往前一挺。  「唔…啊…」掌上的攻势突然半途而止,转而唇口大张,发出阵阵呻吟。  赵青青没意识到她的玉腿还一直盘在男人腰间,花芯中还有根肉棒停留着。趁着美人再次失控之际,蒙面人加大速度和力度快速而猛烈的在蜜穴中抽插。同时嘴巴攀上乳峰,尽情的吸吮挑逗着柔软又弹力十足的乳肉。  激烈的交欢中,本就情欲未退的赵青青再次情欲高涨,伸出柔若无骨的玉臂,紧紧缠住身上男人的颈部,痉挛着挺起腰肢弹跳了数下,蒙面人只觉下身一紧,一股软流涌出。  再次泄身后的赵青青恢复了些许神志,微微侧首便看见不远处闭着眼睛面露狰狞的叶天诚,此刻的他应该心如刀割吧。赵青青痛恨自己不争气,在心爱的丈夫面前被恶人肏的高潮泄身,她怪自己太过淫贱,将恶人当作丈夫主动缠绵索求。她流下一滴眼泪,脑海中不断回忆着丈夫、女儿还有韩萧的样貌。  「再见了,夫君,来世青儿依然做你的妻子」  与丈夫在心中道别后,赵青青聚起内力破体而出,射出一道微弱的剑气击向叶天诚,随后嘴角溢出鲜血,竟是自绝心脉,已无生息。  「不好!」蒙面人察觉到叶青青的异样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迅速拉起裤子退开数步。  「魔门的畜生们,我要你们陪葬!!」  此刻的叶天诚被赵青青的剑气解开了穴道,已然行动自如,全力催动自身内力,将七星拳突破到极致,往地上猛打一拳,顿时地动山摇,方圆数十米内的地面全部凹陷,在场众人皆摇摇晃晃,难以站稳,在天上的千米之外出现了七个耀眼的光芒,汇聚在一起后形成一个巨大的金色拳形,拳形上布满着不断闪烁的雷电,以惊人之势正往下急冲。魔教众人想要躲避,却发现身体受限,只能缓慢移动,剧烈晃动的凹陷地面似乎拥有吸力,牵制着他们的动作。  蒙面人此刻也慌了,急忙大喊道「祭司大人,还请出手相助!!」  话音刚落,整个前院内所有的建筑、花草、树木、天空、地面……都变成了暗灰色。叶天诚突然惨叫连连,天上的七星拳也骤然消散,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只剩下叶天诚一脸惨白的在地上打滚。  「堂堂魔门护法加四大长老,竟连这点事都办不好,还需要我出手,你们可知罪?」  片刻后,整个前院的环境皆恢复成本来的颜色。一道冷淡的女声传来,不知何时院内出现了一位红衣女子,冷艳无比的脸上带着一丝怒色。丰胸柳腰翘臀,拥有令人窒息的完美曲线,但却无人敢心生亵渎。  魔门众人险些命丧此地,此刻危机解除如释重负,但见红衣女子亲至,纷纷单膝跪地行礼,就连带头的蒙面人也低头弯腰,不敢有半分不敬。  「谢祭司大人救命之恩,没想到叶天诚武功竟如此之强,是我等失职。」  「此事先记着,看看叶天诚是否还活着。」红衣女子看了一眼蒙面人后说道。  「祭……祭司大人,凌……凌天诚……已经断气了」其中一个黑衣人探查完后,战战兢兢的回道,深怕祭司大人一巴掌将他拍死,更怕祭司大人对他使用咒术,那将是生不如死。  红衣女子听闻后,冷哼一声道:「『天地失色』的咒术足足耗费了我一个时辰的施咒时间,本不会致叶天诚与死地,只是当时情况危急,叶天诚全力催动内力难以控制,咒术强行破除掉他功法后,对他自身产生了严重的反噬,故而被自身的内力震伤而亡。眼下叶天诚夫妇二人皆已身亡,玄阴珠下落不明,若是魔主责怪下来,我也保不住你们。」  魔门众人皆冒冷汗,沉默无言。  「祭司大人,叶天诚还有一对年幼的子女,料想已经逃走,玄阴珠极可能就在他们身上。」蒙面人率先说道,众人纷纷应允。  「那你处理好此事吧,务必找到玄阴珠。」红衣女子说完后,便飞出院落,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众人见红衣女子走后,再次如释重负。  魔道屠灭了天凌山庄,寻遍山庄的里里外外都没找到叶天诚的子女和玄阴珠,又仔细寻找多遍未果后这才离开了天凌山庄,分成多路人马继续追寻那两个孩童。  经此一役后,一代武林豪杰叶天诚与他的天凌山庄一起永绝于江湖,一双子女亦不知所踪。此事众说纷纭,虽在江湖上短暂的引起轩然大波,但也就仅此而已,武林各派并无人敢去主动招惹魔门…… ———————————————   两天后……   天空中飘着雨,雨点连在一起就像一张谁也无法逃脱的大网,地上一片泥泞。在洛水城外往东五十里处的一片荒野中,有个小小的简易茅草房,房顶有几处破洞,雨水从洞中穿过,直落屋内。  在漏雨较少的角落,一个小女孩安静的闭着眼睛,依偎在男孩怀中,小女孩精致的脸蛋微微泛白,似乎是身体虚弱导致。叶沐雪和韩萧已经逃了整整两天的时间,眼下正是晚上,天又下着雨,外面一片漆黑,道路泥泞难行,实在是无处可躲,勉强找到这么一个破旧的茅草房暂避躲雨。  韩萧握着女孩的手,感受到沐雪指尖的凉,也感受到自己心底深深的痛,他将外衣脱下盖在女孩身上,然后紧紧抱着她,心中暗暗发誓绝对不再让任何人伤害到她,包括老天爷。  「哥哥,雪儿好怕,爹娘怎么还不来找我们」不知何时,女孩睁开了眼睛,看着男孩说道。  「雪儿不怕,哥哥陪着你。义父他们也一定会来找我们的。」  男孩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以义父和山庄的实力,如果安然无恙,前两天就应该来找他们了,此时还没有看有人来找,八成是出事了,但不愿女孩太过伤心,只能安慰着女孩。  「哥哥你对雪儿真好,以后我们也会和爹娘一样……永远携手相伴吗?」女孩纯真的问道。  「嗯,会的,哥哥会照顾雪儿一生一世,不让雪儿受半分委屈。」男孩点了点头认真的回答道,此刻的承诺似乎已成为他们相守一生的誓言。  …………   天亮了,雨停了,男孩先醒过来,摸了一下女孩的手掌和前额,还好,女孩已无大碍,只是有些虚弱。  女孩也醒了,看了一眼四周,再看向男孩,娇嗔道「哥哥,雪儿好饿好渴。」  「那雪儿乖乖待在这里,哥哥我去给你找好吃的。」说完,男孩便朝着远处走去。  正当女孩还在脑洞着哥哥会给她带来什么好吃的,却看见刚离开没不久的男孩急匆匆的往回跑,男孩一把抓住女孩的手,说道:「雪儿快跑,魔门的人追过来了!」  带着叶沐雪的韩萧根本跑不快,不多时便被魔门众人拦截住,六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没错,就是这两个小孩。」其中一人拿着画像对比后说道。  「嗨嗨……这次该当我们立大功了。」  「别说废话了,先把他们拿下再说吧。」  就在魔门众人说话之际,韩萧率先出手,轰出两拳,分别击向前面的两人。他虽只有十二岁,但却得到叶天诚的真传,七星拳也已练成第三层。  众人说话之时本就防备松懈,面对两个孩童,更是不放在心上。谁想到男孩突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前面那两人应声倒地,受伤不轻,已无法站起。  「雪儿,快跑!」在前面两人倒地后,男孩果断将女孩推出众人的包围圈。  「哥哥,那你呢?」女孩往前跑出几步后,回头看向男孩担心的问道。  「你不知道哥哥我很厉害的吗?快跑……我自有办法脱身,一会儿就来找你。」  男孩焦急的催促着女孩快跑,深怕她不肯独自逃走。好在女孩也知道她留下只会拖累哥哥,于是含泪转首,卯足了劲往前奔跑。她不能让哥哥的苦心白费,只有她先安全了,哥哥才能心无旁骛的应付坏人。  其余四人见两个同伴突然倒地,刚反应过来时,女孩已经跑出去数十步了。正要去追赶女孩,男孩再次出手,以一人之力拦住了他们……   女孩感觉自己跑了很久很久,双腿发软,脑袋晕乎乎的,喘气都有些困难。突然两眼一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她本就虚弱,又拼命跑了上千米,体力过度透支。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的空中出现一道人影,一身白衣如雪飘然而至,降落在女孩的身旁。  如果此时有人看见,一定会怀疑自己在做梦,甚至比梦中仙子还要美。只见她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肩后,用一根丝带轻轻挽住,一袭白衣犹如画中仙子,肌肤胜雪,娇美无匹,容貌绝丽,不可逼视,散发着清雅高华圣洁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天底下任何女子见了恐怕都会自惭形秽吧。  「嗯?怎么会……是玄阴之体,竟有如此巧合?」白衣女子在查看了女孩的身体状况后轻声低语。  「也罢,既然被我遇见了,那便算是天意。」  话音刚落,白衣女子抱起女孩化作一道白色剑光消失的无影无踪……